心之所向 素履以往
轩鼎累计更新百余次,每一次的完善背后都离不开所有技术人员的辛勤付出
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动态
互联网“反垄断”:国家正在阻止财富向少数人集中
浏览量 16时间 2020-11-23

在互联网行业,最近国家有两次重拳出击。

  其一是叫停蚂蚁集团的上市计划,其二是发布《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。

  有人说,前者是国家在保护中小投资者,帮他们守住了钱袋子。在风清看来,后者才是国家更大的保护计划,它在守护全体国民的生存空间,防止财富向极少数人集中。

  为什么这么说?

  我们先来看看互联网企业,尤其是互联网平台巨头,都对商家和消费者干了啥。

  

  互联网巨头:包揽普通人的生活

  打开手机,找到你最常用的几款App。

  微信、淘宝、支付宝……毫无疑问,这些软件大都归属腾讯系或阿里系。

  在中国最热门的30款App中,腾讯系占14席,阿里系占7席,两者合计垄断7成市场份额。

  从哈罗单车到高德地图,从喜茶到万达电影院,从买菜到点外卖、移动支付、在线娱乐、游戏、短视频……

  如今我们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,都已经被巨头全面包揽。

  根据新财富的统计,截至2020年,腾讯与阿里通过在各个领域的投资布局,已经分别构建起了一个价值10万亿市值的生态帝国。

  作为对比,目前深圳300多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是11万亿人民币;A股的总市值是10万亿美元。

  不难看出,如今阿里与腾讯的资本能量,已经能与一座超一线城市相比肩。

  与此同时,这些巨头的主人也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从2018年到2020年,中国首富之位,由马化腾、马云轮流坐庄。

  在2020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中,与阿里、腾讯有股权合作的富人,更是多达55人,超过整体的1/10。他们来自快递、新零售,以及电商等领域。

  巨头与巨头的生态企业吃肉,其员工也喝到了汤。

  蚂蚁集团一旦上市,将在企业内部诞生近60位亿万富翁,近10000名千万富翁。更接地气的消息是,腾讯员工平均月薪7.5万元。

  作为对比,目前全国有6亿人每月收入只有1000元。

  比平均数更能反映真实情况的是“中位数”。2020年,全国只有北京、上海的月薪中位数高于6000元,超一线城市深圳、广州的月薪中位数,分别只有5199元、4811元。

  

  2020年各城市月薪中位数(元)

  很显然,目前中国是富裕了,但是先富还没有带动后富,国人的贫富差距还相当巨大。

  其中的原因之一,正是在于巨头垄断。

  

  巨头做恶,正在伤害三类人

  提起巨头作恶,大家首先想到的是百度竞价排名。

  事实上,在更不引人注意、然而影响面更为深远的地方,其它互联网巨头同样在不断蚕食用户和社会的利益。

  首先,对于消费者而言,最熟悉的是“大数据杀熟”。

  电商平台、在线票务平台,都曾有消费者反应,同一店铺的同一商品,不同账号显示不同价格;会员购物有时候比普通顾客购物更为昂贵。

  其次,对于商家来说,曾经最艰难的抉择是“二选一”。

  美团与饿了么之间,京东与天猫之间,QQ音乐与网易云之间,平台的各种变相“二选一”策略,既在逼迫商家站队,也在通过控制商家的方式间接控制消费者。

  第三,对于互联网创业来说,巨头同样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。

  每一个优秀的创业者,都会面临一个来自投资者的拷问:如果腾讯和阿里加入竞争,你们靠什么取胜?

  从现实来看,结局通常只有两个,被绞杀,灰飞烟灭,或者被收购,成为巨头庞大帝国的一块基石。而前一种结局最惨烈的案例,莫过于ofo。

  垄断巨头的杀伤力还不止这些,更可怕的地方,要从平台型巨头的商业模式去说。

  

  财富向巨头集中,挤占普通人生存空间

  所谓平台型巨头,也就是一边吸纳大量商家入驻,一边为亿万消费者服务,同时为双方提供在线交易平台的互联网企业。

  这类平台型企业,主要有两种盈利模式。

  其一是“包租婆”,也即是从商家的交易额中抽佣;

  其二是“广告商”,也即是借助用户流量,让商家内卷竞争,向平台缴纳广告费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当平台形成垄断格局,商家和消费者就只能处于毫无话语权,只能任人宰割的处境。

  以美团和饿了么为例,目前双方已经占据中国外卖市场95%的份额,双寡头格局已然成型。

  与此同时,双方对商家的抽佣比例则一直在快速上涨:从8%到16%,如今部分地区的抽佣比例更是已经高达20%,直接触达外卖商户的盈亏线。

  今年疫情期间,全国多地餐饮协会相继发出呼告,希望外卖平台降低佣金,给商家留一条活路,然而收效甚微。

  与此同时,在外卖巨头对利润的疯狂追逐之下,全国700多万外卖员,则活生生异化成为算法系统中的“机器人”。

  这就是平台型互联网企业垄断市场的结果——

  1、消费者花了更多的钱,商家却赚不到钱,只有平台巨头在双方之间吸血——财富越来越向巨头集中。

  2、巨头阴影之下,中小创业者不再敢于创新,这不仅阻断了普通创业者的阶级跃升之路,也在间接缩减中小企业数量,最终压缩普通打工人的就业机会。

  最终,普通人不仅花得更多了,赚钱的机会也变少了。

  巨头正在从收入和支出两个方面,挤占普通人的生存空间。

  

  反垄断的剑,终于落下来

  随时关注政策变动的电商人会注意到,最近几年,国家正在给狂奔了二十年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加上缰绳。

  过去的二十年,中国的互联网产业蓬勃发展,为中国激发了巨大的经济活力。

  在这一过程中,无数人趁着时代的风口走向财富自由,收获了自己的那一份果实。

  但是到2020年,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已然发展成熟,接下来,当巨头们走向垄断,整个互联网就或将不再是过去那个创造经济增量的先驱者,而是变成一场瓜分财富存量的盛宴。

  当屠龙少年终成恶龙,庆幸的是,国家市场监管局出手了。

  11月10日,一把反垄断的剑落下来,中国互联网企业股价纷纷下跌。

  未来,在巨头的庞大身躯面前,消费者、商家、创业者,或将都能勇于拿起法律的武器,为自身维权。

  作者:风清



推荐阅读
2020-12-3117
结合国家法定节假日,我公司放假安排如下:放假时间:阳历2021年1月1日—2021年1月3日,202···
2020-12-1129
轩鼎客服系统1.0全新上线
2020-12-1134
1、企微任务宝上线2、优化群发宝发送性能3、优化阅读有奖奖励,红包奖励为自动发送4、解决转发宝发送小···
2020-12-1031
1、1 新增任务宝同一公众号聚合页2、改良分销模块炮灰逻辑3、新增分销使用炮灰后能正常使用gps4、···
免费体验轩鼎营销一号推广系统立即体验
咨询在线QQ客服
服务热线
15978409220